一期一会

爱高杉晋助一辈子
不熟就鸩玖
可爱一点就玖玖
大学颓废期,医狗
今天也要爬五楼听临床老师不标准的普通话
佛系道系一键切换
佛系写文,道系填坑
没有文风,如果垃圾也算的话
活的一点也不正能量
春困,夏倦,秋乏,冬眠
今天也不想去上选修课
丧,懒,矮,丑,穷
死在银魂坑底
高杉晋助的色情文学是精神食粮
威高,银高。谁提对家我打谁
酒绛子是我爹
我和别人过的不是同一座三条大桥
我的6-2根本没有明石国行
别再来ssr了,养不起,佛系阴阳师
活着就为了中村悠一
没有中村悠一的声音听我要死了

鬼兵队的春夏秋冬

鬼兵队日常,猩猩不给看只能自己脑。
全员宠矮杉,我喜欢的人必须全世界都宠着。
说春夏秋冬也只写了春夏,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秋冬。

鬼兵队的春夏秋冬
春·
鬼兵队每年春天都会回地球赏樱以满足他们浪漫主义的总督的少女心「划掉」。
但毕竟是通缉犯,高杉也没有蠢到在江户附近活动,几年前在飞船上无意间看到的山林成了鬼兵队每年春天赏樱的地方,远离江户和人群,这里只有鬼兵队和漫山遍野的春色。
“喂!武市前辈!那是我的点心吧!!”发现前辈的偷点心行为的又子一边怒吼着一边拔出双枪,抓起武市的领子。
“冷静点野猪女,不要动不动就大喊大叫,多为没有小孩子被迫要个你这个大龄女一起赏樱的可怜人想想啊。二十岁。”武市依旧一脸淡定的吃着又子的点心,轻描淡写的抬手打开又子抵在自己额头的枪。
“闭嘴萝莉控!”“不是萝莉控是女权主义者。”
万齐没有介入那两个人的争执,而是坐在高杉身旁默默的拨着三味线,高杉也懒得去阻止,他并不讨厌热闹。
只是...
“你还要犹豫多久啊。”放下酒杯,高杉看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犹豫不决的拟藏,“吃不吃啊。”
“诶?”莫名被针对的拟藏抬起头一脸懵逼,然后立刻反应过来他是在问这盘茶点。
虽然往年赏樱一直都是高杉亲自动手做点心,而今年银时托辰马送过来好几份点心,盒子上还印着宇宙知名点心店的名字。据说是为了庆祝他追到真选组副长,虽然高杉根本不记得他出过力但他也毫不犹豫的收下了。
坂田银时还没那个胆量敢来给他下毒。
这家点心店不仅味道好,连外表都别有用心,高杉会做的点心都是幼时松阳教的,自然也有些过时,他以为鬼兵队只有又子这种女生才会介意点心的外表。
确切的说是他没想到人斩其实有颗少女心。
打开盒子后被萌到的不止是又子一个。
“有点恶心。”万齐冷着脸吐槽道。
后来拟藏心心挂念的点心还是没有留住,在他终于下定决心品尝时被又子抢走了,抢走时嘴上还说着“都是武市前辈的错!”
然后被抢了点心的拟藏抓起身旁的刀边追了上去。
万齐停下拨弦的动作,回头看了一眼倚在树下打盹的高杉。
隐藏在墨色镜片后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温柔。
万齐重新拨动琴弦。

春·后记
“啊...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银桑给多串告白还不会被打死啊。”joy4久违的聚会上,银时明显是喝多了,趴在桌子上耍酒疯。
“啊哈哈哈,金时要买我推荐的肌肉松弛剂么!保证副长没力气打你!”
“药效过去了我会被揍的更狠的!还有谁是金时啊,是银时!银时!”
“那就邀请他一起见证江户的噗啊!”桂还没发表意见就被银时一巴掌拍到了桌上。
“你的意见是最无所谓的!喂!那里的!别老是看着你也帮我一把啊!”
高杉瞥了一眼被酒气熏的满脸通红的银时,“睡他。”
“……”
“高杉,我知道你被银时伤透了心,但好歹你和银时还有一段美好的过去怎么能噗唔!”桂刚从桌面上抬起头就又被高杉拍了下去。
“别把三流电视剧里的台词套到我身上。”
“啊哈哈哈,小晋这个点子的确不错啊!”辰马拍了拍银时。
“你们根本就是想我去死吧!”
“告白有什么用,喜欢就睡啊。”
“他要是和我老死不相往来怎么办?!”
“那又怎样反正你睡过他了。”
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关于万事屋老板肾上腺素分泌过多后真的这么做了以及歪打正着告白成功后肾上腺素又一分泌掏出大半积蓄买了最好的点心给完全忘了这回事的高杉送去都是后话了。

夏·
蝉鸣,暖阳,风扇,西瓜。
夏天。
鬼兵队也不是一年到头一直在宇宙中到处飞的,偶尔也会回地球落落脚,高杉在乡下有一块财产,虽然他几个月回来一次但也聘请了附近村子里的人定期来打扫,银时听闻后抠着鼻子感叹有钱人就是好啊。
高杉这次回来时联系了帮他打扫卫生的福田女士,福田女士早早过来打扫了卫生。
“终于到了!累死了!”因为把飞船开进这样的乡下实在太惹人注目了,本着是来度假目的的一行人将船留在港口便一路步行过来了,在集市上还有些兴趣,但到了村子后在阳光下暴走半个时辰,又子是绝对忍受不住的。
“嗯?这可真是整洁啊,福田女士还是一如既往的仔细啊。”武市挤开站在玄关的又子,弯下腰开始换室内拖鞋。
“前辈,难道你对福田女士...”“请不要误会了,我对十五岁以上的女性没有任何兴趣。”“是是,因为前辈是萝莉控呢。”“不是萝莉控是女权主义者。”
“这么大热的天气你们还真能吵起来呢。”万齐推开门走进来打断两人的争吵,侧过身让高杉进屋。
高杉并没有换室内拖鞋,在玄关脱下草屐后赤脚走进了室内,最后一个进屋的拟藏关好了门。
和室的矮桌上还留有一个西瓜和一张纸条——是福田女士留下的。
整得高杉同意后又子扭头喊拟藏拿刀切瓜,转身就看到拟藏熟练的拔出了腰间那把不知道斩杀了多少人的刀。
“去厨房拿菜刀!”在又子的怒吼下拟藏和武市顶着被揍出来的包朝厨房走去。
“为什么连我也?”武市揉着头抱怨。
西瓜在矮桌上被切开,流出的汁水在桌面上晕开,在水分发散前被又子擦掉,拟藏将西瓜切成月牙样,武市将西瓜放在盘子里以免瓜皮上的汁水弄湿桌面,万齐则端起一盘西瓜去找刚才开始就不见了的总督大人。
不比繁华的城镇,乡下小村庄人口稀少,所以比城镇安静的多,没有车鸣声也没有喧哗声,也比城镇凉快的多。
夏天的下午,暖暖的阳光撒在身上,听着此起彼伏的蝉鸣声,令人很容易犯困。
万齐在横廊找到高杉时高杉已经陷入了睡眠,青绿色的羽织被扔到一旁,不知道从哪里扯出来的风扇放在脚边,高杉拆了绷带枕着靠枕睡着了。
这不是万齐第一次看到高杉的睡颜了,高杉睡着后及其安静,他不喜欢包着绷带睡,所以每次睡前都会摘下绷带,也许是直接伤到眼球的原因,高杉左眼的眼睑毫发无伤,仿佛随时都会睁开。
但万齐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只眼睛伴着他的恩师永远的消失了。
万齐拉过被高杉扔在一旁的羽织盖在高杉身上,将风扇的风力调低一挡,起身离开。
“晋助大人没有吃么?”又子看着万齐将一盘西瓜放进冰箱,问道。
“晋助睡着了,最好不要去打扰他了。”万齐关上冰箱门。
“啊!你刚才看到晋助大人的睡颜了吧!”“小声点野猪女,晋助大人在休息。”“女人,你在打扰那位大人休息。”
被武市和拟藏提醒,又子捂住嘴朝横廊处张望,确定高杉没有被吵醒后众人松了一口气。
什么鬼兵队,改名叫高杉晋助后援团算了。
请务必让我加入!「划掉」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