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爱高杉晋助一辈子
不熟就鸩玖
可爱一点就玖玖
玖哥只有棽棽能叫
大学颓废期,医狗
今天也要爬五楼听临床老师不标准的普通话
佛系道系一键切换
佛系写文,道系填坑
没有文风,如果垃圾也算的话
活的一点也不正能量
春困,夏倦,秋乏,冬眠
今天也不想去上选修课
丧,懒,矮,丑,穷
死在银魂坑底
高杉晋助的色情文学是精神食粮
威高,银高。谁提对家我打谁
酒绛子是我爹
我和别人过的不是同一座三条大桥
我的6-2根本没有明石国行
别再来ssr了,养不起,佛系阴阳师
活着就为了中村悠一
没有中村悠一的声音听我要死了

圈外室友指着奈布新皮问我是不是新的监管者

有道你是真的强哈哈哈哈哈
祭祀的甘蔗能承包我这周的笑点哈哈哈哈哈哈
我第一次觉得百度翻译靠谱哈哈哈哈哈哈

lof你他妈更新成了什么鸟样
想剁了自己更新lof的那只手

杀三放一了解一下

第五人格pa
没有恋爱成分,强行威高
杀三放一佛系杰克威x救你mb老子要开电机医生高
不ooc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冲线成功,快夸我

神威本来是想拒绝这场游戏的,他已经很操蛋的连着抽了五把游戏的监管权,当他第六次抽到冲田总悟画着红色鬼脸的签后,还来不及说一句脏话,就被传送进了红教堂。
好吧,他认了。
神威叹了口气,揉了揉挥到有些酸痛的手腕,戴好钢爪和面具,准备去寻找那四个求生者。
点开手腕上和电子表相似的机器,神威查看了这场游戏的求生者是谁。
高杉晋助,神乐,坂田银时,桂小太郎。
神威开始期待这个游戏了,用聆听听出了桂小太郎的所在地,神威哼着歌走了过去。
高杉刚被传送过来就有一台密码机在自己面前,毫不犹豫的走上前开始解密,作为游戏中唯一一个可以治疗自己和队友的人,他完全不惧怕监管者出现。
神威在找到桂小太郎之前先遇到了坂田银时,给了他一刀后却在他灵活的翻过了两个木板后跟丢,神威满不在乎的甩了甩刀刃,转身朝桂小太郎的方向追了过去。
银时找到高杉时高杉正在破译第二个密码机,看到他跑过来也没有施舍一个眼神,而是在他久久不去破译时抬腿踹了他一脚。
“你不治疗我还踹我?!”坂田银时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坐到地上开始闹。
“死不了。”高杉眼看着就要破译完第二个密码机,但是两人都感受到了心跳,监管者就在附近。
银时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来开始帮着高杉破译,在路灯亮起的那一刻,监管者神威也出现在了两人视线里。
高杉和银时默契的从两个不同的方向逃离,神威也不急,就跟在高杉后面,高杉跑过去后立刻放下了木板,神威反应快后退了两步,避免了被砸晕的惨案,但也被木板隔在墙的另一边。神威不绕路也不破坏木板,高杉也没有继续跑,而是停下和神威隔着木板对视。
对视了大概两三秒,神威挥挥手转身去追银时了,高杉看着神威渐渐走远,心跳声渐渐减弱,也离开这里去找下一个密码机了。
第三个密码机还没有破译完,脑内就响起了警铃,高杉点开手表,果不其然看到银时被打晕的情况,隐约还能看到神威和银时的轮廓,神威依旧是不在意的擦着刀刃,神乐躲在神威身后的墙后看着这一切,准备等到银时被绑到狂欢之椅上,神威离开之后找机会去救银时。
银时被击倒的不远处就有一个狂欢之椅,还是桂没来得及拆掉的一个椅子,神威拖着银时三两下将银时绑到了椅子上。
脑内频道已经被银时的救命刷屏了,高杉敲了敲被喊的有些发痛的头,用心电感应回复了一句“闭嘴。”
“你还让我闭嘴?!你竟然让我闭嘴!!矮子我如果被这破椅子送回去,我一定把你养乐多全部喝完!”银时在椅子上挣扎着,脑内还和高杉不停的斗嘴。
“闭嘴吧银酱,现在那家伙正在追着我,假发和矮子你们快去救小银。”神乐出声阻止了两人的斗嘴,一边躲在木板后面准备在神威过来时砸他个脑震荡。
“队长你自己小心不要死就好。”桂一边朝银时那边跑着一边回应。
“假发你闭嘴啊啊啊啊!”
随着神乐的哀嚎,三人脑内响起警铃,神乐正在爬木板却被击晕了。
“假发你这个笨蛋啊啊啊啊啊”
被神威拖去椅子上时,神乐挣扎之际还不忘在脑内谴责桂。
趁着神威不在,桂跑去救下了银时,高杉已经解开了第三个密码机。
“还有两个密码机没有破译。”
“别管我了,你们去破译吧,神威这个混蛋,回去我吃空他的冰箱。”马上就要起飞的神乐看着眼前笑眯眯的等着自己被淘汰的神威,还在尝试着伸腿去踹他。
引线燃尽,神乐被狂欢之椅送回庄园,神威毫不留念的转身,开始寻找剩下三人的位置。
“我和假发去破译密码机,你去勾引他。”银时一手握拳锤了一下手心,毫不犹豫的将高杉推到了神威面前然后拉着桂开始找密码机。
高杉对着跑远的两人竖了个中指,心跳声越来越强,戴上眼镜甚至能看到神威面前发红的那片攻击范围,高杉毫不犹豫的翻进了一旁的教堂内,蹲在一排椅子后面准备脱身。
神威果然。跟着脚印走了进来,心跳渐渐加快,神威在教堂内绕了两圈,不远处传来一声响,桂在中途不小心炸机了。神威听到动静便赶了过去,心跳渐渐消失,高杉从椅子后跑出来,正准备去修密码机就看到手表上显示的,桂被绑在气球上,被神威拉着朝狂欢之椅走去。
心跳渐渐加快,高杉看着桂被神威绑在了椅子上离开了,正准备去救他,就被身后突然出现的神威攻击了。
受了伤的高杉赶忙翻过一道矮墙在附近蹲下,神威从旁边饶了过来,高杉正准备自疗却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晕了。
“高杉你快自救啊!!”
“自救你mb!眩晕需要队友治疗!”
“那死兔子一直追着我我怎么帮你!卧槽别过来!”
银时正在翻墙时被神威逮到,恐惧震慑让银时直接被击晕,神威两三下翻过矮墙,将银时绑上气球带去了椅子上绑了起来。
因为之前被绑过一次的原因,这次银时没有等待时间,直接就被送回了庄园。
只剩下最后一个求生者,地窖已经开启,如果高杉现在没有被击倒的话还有机会溜走阻止神威大获全胜,但被击晕没有队友来治疗高杉根本无法动弹。
神威慢慢靠近,三两下抱起高杉,狂欢之椅近的即使在浓雾中也清晰可见,高杉甚至懒得挣扎了。
但是神威却像没有看到似的绕了过去,穿过了教堂,朝另一边走去。
不理解神威意图的高杉开始挣扎,挣扎了两下就被抱紧了。
“别动。”温柔又干净的声音隔着面具传出,高杉停下了挣扎,他大概猜到了神威准备干什么。
神威在电闸门附近找到了已经开启的地窖。
“下去吧,我放你下去的话会摔晕你的。”
高杉挣扎了两下便下来了,没有立刻跳进地窖,而是扭过头看了一眼神威。
而神威已经吹着口哨转身离开了,途中还冲高杉挥了挥手。
最后一局游戏以监管者神威淘汰三名求生者为结局结束,回到庄园后,高杉敲开了神威的房门。
“无事献殷勤。”
“因为非常喜欢你。”

皮断腿的我现在还没有写兔哥生贺
一首凉凉给自己

就,超爱你

-祁棽-:

@一期一会 玖哥抱歉lof上的贺图迟了emmm,5.24生日快乐啊!

高杉公主在高塔第五层

冲线失败
我不管521也是告白日!
原本写了完全不一样的剧情
一个小时前激情删文
开始重写。

神威已经快要一周没有见到高杉了。
临近毕业,高杉最近天天泡在图书馆里,最近一次见面是前几天的下午,后两节没课的神威咬着冰棍回到宿舍后看到的就是高杉正在满屋子找笔记本充电器。
轻车熟路帮他找到以后,没能像神威期待的那样缠绵一会,被一通电话打断,高杉接了电话后态度立刻转变,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和电话那头争吵一边拔了手机充电器拎着电脑出了门,然后在也没回过宿舍。
隐约记得那天是15号,而今天是20号,已经整整五天了。
躺在床上无聊的戳手机,高杉的头像已经黯淡好几天了,枕头旁边放着昨天买好的礼物,要送出的对象却处于失联状态,虽然神威知道是去松阳家去找图书馆里没有的文献,但神威却没有单枪匹马闯进极道老大住所的打算。
毕竟也算未来的岳父岳母呢,留下不好印象以后娶不到晋助的话怎么办。
明明感觉过了很久,但手机屏幕上方显示的时间却才刚过11点,明明今天还没有过去一半,神威就觉得已经过去半年了。
自暴自弃的准备蒙头睡到晚上时,手机响了响,备注是混蛋武士的号码发来了邮件。
混蛋武士
Fore:高杉公主在高塔第五层
高杉公主在高塔第五层,想要拯救公主就要打到前四层的恶龙才可以,时间从十二点开始倒计五小时,勇者不能在五小时内救出公主就game over了!
“坂田银时你他妈神经病么。”
用标准的中文将信息回了过去,神威简单算了一下就猜到了所谓的四层恶龙都是谁。
低头又追加了一句话过去。
“你是不是又被甩了。”
明明疑问句却用了句号,神威抓了抓头发直起身套上了昨天就准备好的衣服。
到了松阳宅时,除了高杉其他四个“恶龙”正聚在客厅玩麻将,银时那垃圾的技术看的神威想踹了他自己上。
看到神威来四个人都吓了一跳,面面相觑商量着谁先上。
“银时快去这个主意是你想出来的。”
“哈?我怎么知道这个中二病真的会来!我只是随口一说,编辑短信的是假发所以假发先上。”
“才不要做第一个呢,我要做最后一个,最强的最后王牌!”
“你们直接一起上算了。”神威自来熟的找了一把椅子坐下了,还趴在椅背上,晃悠悠的打断了那四人的碎碎念。
“好吧勇者。”“不是勇者是神威。”“导演!有人抄袭!!”
“好吧神威。”一巴掌沉默了桂后,银时装作正经样看着神威,“接下来我们每人都会说一句令你扎心的话,如果你能成功反击并把我们击倒就可以去看高杉。”
“赶紧说,别BB。”
“我们和高杉是青梅竹马!”“我和晋助是恋人。”
“我们从小看着高杉长大!”“我和晋助是恋人。”
“我们和小晋有着无法熄灭的大火花!”“我和晋助有巨轮。”
“晋助小时候超级可爱。”“晋助在床上超级可爱。”
“松阳老师我能打他么?”“不能打人哦银时,坐下来心平气和的捅他几刀就够了。”
比起面无表情满血满蓝的神威,四个“恶龙”看起来已经只剩血皮了。
而神威却张张嘴,开始放大招了。
“今天土方回国航班延迟你今天恩爱的仿佛一条单身狗。”
他的目光随着他的每句话移动。
“今天几松拒绝了你的约会申请并且比起和你约会她觉得打工更有意思。”
“今天陆奥去参加夜兔社团的自助餐单身派对并打算晚上放你鸽子。”
“您一直宝贵着的紫水晶要交给别的人保管了。”
完成四杀的神威扯出一个极其单纯却在他们眼里显的格外欠揍的笑容,绕过他们拉开了身后和室的门高杉正背对着门戴着耳机,一手翻着文献一手不停的敲打键盘,完全没有发现身后的动静。
神威随手关上门,悄悄的凑过去,猛地摘下了高杉的耳机,吓得高杉猛地回过头。
“诶?”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人的出现,高杉扭头看了一下确定自己的确是在恩师家里,而不是宿舍。
“好久不见晋助。”神威将耳机扔到一旁,在高杉旁边坐下,因为熬夜的原因,神威不用仔细看就能看到高杉的黑眼圈,心疼的上手揉了揉眼角。
“你怎么来了?”也许是太久没说话的原因,高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来救被大魔王毕业论文所抓走的高杉公主。”
“你是勇者?”
“我不是,他是。”
神威从袋子里拿出一样东西,是一个紫色的小熊,并不大,顶多就是抱在怀里的大小,左眼还被用绷带裹住了。
“勇者晋助,见到高杉公主了,宝剑神威,任务完成。”

也算对得起我上的那几节急救选修课了

夏倦

夏天的下午总是令人昏昏欲睡,不大的教室已经睡倒了一片,讲台上临床老师缓慢的语速比安眠曲效果更佳。中午沉迷游戏,没有午休的银时在打了上课五分钟内第八个哈欠后,抓了抓卷毛趴下闭上了眼。
高杉一手撑头一手无聊的转着笔,看着银时坐在自己旁边表演秒睡神功,不禁也打了个哈欠。
指尖抹开眼角的生理泪水,高杉按出笔芯,在书上记下PPT上显示的治疗高血压的首选药物,却在记下两个以后便无聊的扔了笔。
天热的仿佛时针也融化了一样,拖着缓慢的脚步走着,原本不算长的四十分钟像是拔丝香蕉上的糖浆一样被拉的绵长,无聊到极致,高杉将笔记随手翻到下一页,开始盯着睡到流口水的银时画素描了。
银时一头乱糟糟的卷毛非常好画,天生的自然卷再怎么乱都感觉毫无违和感,头顶甚至翘起了两撮呆毛。迷倒不少女生的脸此刻枕在胳膊上被挤压成了奇怪的形状,嘴巴微张,也许是压到了腮腺,没有闭紧的嘴角流出了一丝亮晶晶的口水。而本人却对一切毫无自知,还在梦里做着在游戏里大杀特杀的美梦。
银时的衣服比较普遍,热衷于把生活费投资在游戏和甜点上的废柴大学生,银时的衣服很多都是些价钱不高的打折品,但是脸好看总是能把衣服衬得也好看,简单的T恤配外套也能被他穿出T台走秀感,今天有点微风,银时穿的是自己在他生日时送的牛仔外套和黑色牛仔裤,当初付钱时,银时还不知道这是自己的生日礼物,一边挖着耳朵一边叨念着大少爷就是任性,却没有注意衣服的尺寸明显大了一号。高杉没有让他知道,如果让他知道肯定会狂宰自己一顿。
银时的腿很长,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的确是人群中一道风景线。银时的腿绝对不是细如竹竿一样,大腿小腿都隐隐约约有着肌肉,能够一瞬间爆发出很强的力量,帮助银时在田径比赛中取胜。也能让银时又快又高的跳起来,在别的球队主力拦下之前,投一个完美的三分球进去。
虽然对衣服没有那么多的讲究,银时却在鞋子上格外用心。
银时喜欢收集球鞋,恨不得将自己喜欢的球星的同款鞋全都收集个遍,为此银时在高杉那里长期负债,每次被赶去跑腿,就算嘴上在怎么不情愿,也会按照高杉说的做。上帝仿佛在给他开玩笑,每当银时打完工,好不容易在高杉那里还完钱以后,就会有新的球鞋上市,嘚瑟时间不超过24小时,两人就会重新恢复到债务关系。
睡的舒服的银时突然换了个动作,把头扭到另一个方向,手臂抱紧了点,右手抓住了书角。
银时的手也很好看,手指削瘦细长还很灵活,上课上的无聊的时候银时会转笔玩,经常一转就是半节课,那双手敲键盘时也很快,写字时握笔会形成一个漂亮手势。可惜写出来的字丑的无法直视。
下课铃是世上最有效的起床铃声,随着教室门口的电子铃,昏睡了大半节课的同学们都揉着眼睡醒了,银时打了个哈欠准备起身,高杉收了笔合上课本和笔记,准备回宿舍休息,今天下午只有这一节课。
“高杉,刚才老师上课讲了什么,笔记借我看一下。”
“不知道,我没听。”打掉搂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高杉戴上耳机调高了两度音量,将银时甩在身后,大步流星的走回了宿舍,他也很困的好么。
午休完没有整理的床铺被从窗户溜进来的阳光烘的暖暖的,高杉拉上窗帘,将课本和笔记随手扔到桌子上就钻进了被窝,毕竟银时躺在他上铺玩游戏让他也没睡好。
银时回到宿舍时高杉已经睡着了,平常一直紧绷着的脸放松下来意外的有些可爱,听到走廊里吵闹的喧哗声皱了皱眉,银时赶紧关上门把声音隔绝在外。
银时看到高杉扔在桌子上的笔记,轻手轻脚的拿了过来,一页一页翻过去,发现以往一向严谨的笔记今天的份却零零散散的,写了一半就断了下文,银时正奇怪着,看到不算厚的纸张下面透出的下一页有什么东西,银时多翻了一页。
五分钟后,银时红着耳朵把高杉的笔记本放回了远处,掏出了手机点开邮件。
假发,课堂笔记给我抄一下。
第二天早上依旧是让人没有干劲的临床课,高杉打开笔记准备把那一页素描撕掉,却发现那一页里多夹了一张信纸。

写了最不擅长的,一点都不细的细节描写。
灵感是我上临床课听不下去盯着我们睡着的狗头寝室长看然后越看越觉得她丑。
终于想起来自己是个写东西的。
银时盯高杉也许以后会有。

爸爸,求你们了,别来了,养不起养不起,佛系yys只想抱紧川主做一条荒川里的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