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爱高杉晋助一辈子
不熟就鸩玖
可爱一点就玖玖
大学颓废期,医狗
今天也要爬五楼听临床老师不标准的普通话
佛系道系一键切换
佛系写文,道系填坑
没有文风,如果垃圾也算的话
活的一点也不正能量
春困,夏倦,秋乏,冬眠
今天也不想去上选修课
丧,懒,矮,丑,穷
死在银魂坑底
高杉晋助的色情文学是精神食粮
威高,银高。谁提对家我打谁
酒绛子是我爹
我和别人过的不是同一座三条大桥
我的6-2根本没有明石国行
别再来ssr了,养不起,佛系阴阳师
活着就为了中村悠一
没有中村悠一的声音听我要死了

杀三放一了解一下

第五人格pa
没有恋爱成分,强行威高
杀三放一佛系杰克威x救你mb老子要开电机医生高
不ooc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冲线成功,快夸我

神威本来是想拒绝这场游戏的,他已经很操蛋的连着抽了五把游戏的监管权,当他第六次抽到冲田总悟画着红色鬼脸的签后,还来不及说一句脏话,就被传送进了红教堂。
好吧,他认了。
神威叹了口气,揉了揉挥到有些酸痛的手腕,戴好钢爪和面具,准备去寻找那四个求生者。
点开手腕上和电子表相似的机器,神威查看了这场游戏的求生者是谁。
高杉晋助,神乐,坂田银时,桂小太郎。
神威开始期待这个游戏了,用聆听听出了桂小太郎的所在地,神威哼着歌走了过去。
高杉刚被传送过来就有一台密码机在自己面前,毫不犹豫的走上前开始解密,作为游戏中唯一一个可以治疗自己和队友的人,他完全不惧怕监管者出现。
神威在找到桂小太郎之前先遇到了坂田银时,给了他一刀后却在他灵活的翻过了两个木板后跟丢,神威满不在乎的甩了甩刀刃,转身朝桂小太郎的方向追了过去。
银时找到高杉时高杉正在破译第二个密码机,看到他跑过来也没有施舍一个眼神,而是在他久久不去破译时抬腿踹了他一脚。
“你不治疗我还踹我?!”坂田银时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坐到地上开始闹。
“死不了。”高杉眼看着就要破译完第二个密码机,但是两人都感受到了心跳,监管者就在附近。
银时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来开始帮着高杉破译,在路灯亮起的那一刻,监管者神威也出现在了两人视线里。
高杉和银时默契的从两个不同的方向逃离,神威也不急,就跟在高杉后面,高杉跑过去后立刻放下了木板,神威反应快后退了两步,避免了被砸晕的惨案,但也被木板隔在墙的另一边。神威不绕路也不破坏木板,高杉也没有继续跑,而是停下和神威隔着木板对视。
对视了大概两三秒,神威挥挥手转身去追银时了,高杉看着神威渐渐走远,心跳声渐渐减弱,也离开这里去找下一个密码机了。
第三个密码机还没有破译完,脑内就响起了警铃,高杉点开手表,果不其然看到银时被打晕的情况,隐约还能看到神威和银时的轮廓,神威依旧是不在意的擦着刀刃,神乐躲在神威身后的墙后看着这一切,准备等到银时被绑到狂欢之椅上,神威离开之后找机会去救银时。
银时被击倒的不远处就有一个狂欢之椅,还是桂没来得及拆掉的一个椅子,神威拖着银时三两下将银时绑到了椅子上。
脑内频道已经被银时的救命刷屏了,高杉敲了敲被喊的有些发痛的头,用心电感应回复了一句“闭嘴。”
“你还让我闭嘴?!你竟然让我闭嘴!!矮子我如果被这破椅子送回去,我一定把你养乐多全部喝完!”银时在椅子上挣扎着,脑内还和高杉不停的斗嘴。
“闭嘴吧银酱,现在那家伙正在追着我,假发和矮子你们快去救小银。”神乐出声阻止了两人的斗嘴,一边躲在木板后面准备在神威过来时砸他个脑震荡。
“队长你自己小心不要死就好。”桂一边朝银时那边跑着一边回应。
“假发你闭嘴啊啊啊啊!”
随着神乐的哀嚎,三人脑内响起警铃,神乐正在爬木板却被击晕了。
“假发你这个笨蛋啊啊啊啊啊”
被神威拖去椅子上时,神乐挣扎之际还不忘在脑内谴责桂。
趁着神威不在,桂跑去救下了银时,高杉已经解开了第三个密码机。
“还有两个密码机没有破译。”
“别管我了,你们去破译吧,神威这个混蛋,回去我吃空他的冰箱。”马上就要起飞的神乐看着眼前笑眯眯的等着自己被淘汰的神威,还在尝试着伸腿去踹他。
引线燃尽,神乐被狂欢之椅送回庄园,神威毫不留念的转身,开始寻找剩下三人的位置。
“我和假发去破译密码机,你去勾引他。”银时一手握拳锤了一下手心,毫不犹豫的将高杉推到了神威面前然后拉着桂开始找密码机。
高杉对着跑远的两人竖了个中指,心跳声越来越强,戴上眼镜甚至能看到神威面前发红的那片攻击范围,高杉毫不犹豫的翻进了一旁的教堂内,蹲在一排椅子后面准备脱身。
神威果然。跟着脚印走了进来,心跳渐渐加快,神威在教堂内绕了两圈,不远处传来一声响,桂在中途不小心炸机了。神威听到动静便赶了过去,心跳渐渐消失,高杉从椅子后跑出来,正准备去修密码机就看到手表上显示的,桂被绑在气球上,被神威拉着朝狂欢之椅走去。
心跳渐渐加快,高杉看着桂被神威绑在了椅子上离开了,正准备去救他,就被身后突然出现的神威攻击了。
受了伤的高杉赶忙翻过一道矮墙在附近蹲下,神威从旁边饶了过来,高杉正准备自疗却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晕了。
“高杉你快自救啊!!”
“自救你mb!眩晕需要队友治疗!”
“那死兔子一直追着我我怎么帮你!卧槽别过来!”
银时正在翻墙时被神威逮到,恐惧震慑让银时直接被击晕,神威两三下翻过矮墙,将银时绑上气球带去了椅子上绑了起来。
因为之前被绑过一次的原因,这次银时没有等待时间,直接就被送回了庄园。
只剩下最后一个求生者,地窖已经开启,如果高杉现在没有被击倒的话还有机会溜走阻止神威大获全胜,但被击晕没有队友来治疗高杉根本无法动弹。
神威慢慢靠近,三两下抱起高杉,狂欢之椅近的即使在浓雾中也清晰可见,高杉甚至懒得挣扎了。
但是神威却像没有看到似的绕了过去,穿过了教堂,朝另一边走去。
不理解神威意图的高杉开始挣扎,挣扎了两下就被抱紧了。
“别动。”温柔又干净的声音隔着面具传出,高杉停下了挣扎,他大概猜到了神威准备干什么。
神威在电闸门附近找到了已经开启的地窖。
“下去吧,我放你下去的话会摔晕你的。”
高杉挣扎了两下便下来了,没有立刻跳进地窖,而是扭过头看了一眼神威。
而神威已经吹着口哨转身离开了,途中还冲高杉挥了挥手。
最后一局游戏以监管者神威淘汰三名求生者为结局结束,回到庄园后,高杉敲开了神威的房门。
“无事献殷勤。”
“因为非常喜欢你。”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