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爱高杉晋助一辈子
cn鸩玖
目前常驻巍澜衍生圈里
十月了,我还在为巍澜哭泣
白宇朱一龙救我狗命
不是我搞rps,是rps搞我
谁日杨修贤谁就是我姐妹
by48乱炖我也吃,基本上不挑食
大学颓废期,医狗
佛系道系一键切换
佛系写文,道系填坑
没有文风,如果垃圾也算的话
活的一点也不正能量
是个暴躁老哥
D5遇见的制杖可绕香飘飘奶茶杯十圈
春困,夏倦,秋乏,冬眠
今天也不想去上选修课
丧,懒,矮,丑,穷
死在银魂坑底
高杉晋助的色情文学是精神食粮
威高,银高。谁提对家我打谁
活着就为了中村悠一
没有中村悠一的声音听我要死了

关于醉酒后的那些事

无cp,遍地声优梗,自从夜叉出场后我就玩上瘾了。

只是一个天气不错的夜晚。也许是傍晚雨刚停的原因,空气里混着一股好闻的泥土味,加上明月当头,以源博雅为主谋酒吞茨木为帮凶,一群人开始在庭院里喝酒赏月。
不冷么?(闭嘴。
虽说妖不易醉,但这酒坛的数量却也多的离谱。
最先撑不住的是座敷童子。平常严肃的座敷小打火机喝醉酒后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扯着晴明的袖口,嘴里还嘟囔着“跟我回去!”以座敷为首,还有好多式神都撑不住了。
跳跳弟弟眨了眨眼睛,指着跳跳妹妹大喊“真相只有一个!”古笼火则是趴在河童头上,“你...很怠惰呢。”
比起妖力较弱的r级式神,sr级的一群式神就比较能喝了,不过也仅仅是时间的问题。
喝醉了的樱花和傀儡师两人凑到一起,见人就问。
“想死一次看看么?”
和平时形象最为不同的是判官大人,平时不苟言笑的判官大人喝醉以后就开始抱着小白揉肚子捏肉球还一脸痴汉。
平时走病娇路线,抱着跳跳妹妹喊命定之人的妖狐在手臂上缠满了绷带,自称“漆黑之翼”,大天狗看着他严肃的样子拢了拢背后的“漆黑之翼”,和荒川换了位置,离妖狐更远了一点。
妖琴师比二少爷正常了一点,如果他没有拉着源博雅跑去水产组的池塘里游自由泳的话简直就和没喝醉时一样。
鬼使白醉了比较安静,但是食量却不知为什么突然大增,而且还会给鬼使黑的点心里加料。
相反鬼使黑醉了比较恐怖,作为寮里稀有的群攻之一,每次一喝多就开始嫌弃自己的武器,努力一下能变出三把,最高记录是六把。六把镰刀在不算大的庭院里挥舞也是件比较挑战心理极限的事。
夜叉则比较正常了,他只会喝酒喝到一半。
然后拿出可乐继续喝。
ssr级式神的酒量比较好,尤其是酒吞童子,一副众人皆醉唯本大爷独醒的样子,身边醉了不少还能够大气不喘的继续喝。
而另一边的荒川就没有那么好了。
顶着单体最强攻击的名号和网切4心眼2一边喊着“我只是想破坏而已!!”一边到处“吞噬”。
然而最可怕的是晴明。
平常温柔待人家政全能的晴明喝醉后便开始做黑暗料理,最可怕的是每一次夜叉都敢去尝试。
“难吃。”
“baka!baka!baka!baka!”
这破寮药丸。

评论(24)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