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爱高杉晋助一辈子
不熟就鸩玖
可爱一点就玖玖
大学颓废期,医狗
今天也要爬五楼听临床老师不标准的普通话
佛系道系一键切换
佛系写文,道系填坑
没有文风,如果垃圾也算的话
活的一点也不正能量
春困,夏倦,秋乏,冬眠
今天也不想去上选修课
丧,懒,矮,丑,穷
死在银魂坑底
高杉晋助的色情文学是精神食粮
威高,银高。谁提对家我打谁
酒绛子是我爹
我和别人过的不是同一座三条大桥
我的6-2根本没有明石国行
别再来ssr了,养不起,佛系阴阳师
活着就为了中村悠一
没有中村悠一的声音听我要死了

就是个段子

题目写的很清楚就是个段子,在不写点什么我觉得我就要掉粉了。但我没时间发糖啊,静息电位活动电位还没背完我没时间开车啊!只能摸段子。

↓正文

起因只是因为鬼使黑不小心把水泼到了鬼使白的床上,将一大片被单甚至连同被褥也一起被打湿,看着提议让出自己床铺去睡沙发的鬼使黑,鬼使白终是于心不忍,表示愿意和鬼使黑挤一晚上。
不算太大的被褥容纳两个成年男性还是有些困难的,鬼使黑出于内疚心将大部分让给了鬼使白,凭着自己比较强的免疫系统,鬼使黑迷迷糊糊的缩着身子睡着了。
鬼使白看着缩在边缘的鬼使黑,小心的把鬼使黑搂进了怀里,两人相拥着过了一夜。
第二天钻进晒好的被窝里,鬼使白左翻右翻感觉有点冷,端起床头的水杯泼到了床上,抱着枕头去了鬼使黑的房间。
“怎么了?”
“水洒到床上了。”
鬼使白面无表情的掀开鬼使黑的被子。

————
我好冷啊你们兄弟俩能加我一个不?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