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爱高杉晋助一辈子
不熟就鸩玖
可爱一点就玖玖
大学颓废期,医狗
今天也要爬五楼听临床老师不标准的普通话
佛系道系一键切换
佛系写文,道系填坑
没有文风,如果垃圾也算的话
活的一点也不正能量
春困,夏倦,秋乏,冬眠
今天也不想去上选修课
丧,懒,矮,丑,穷
死在银魂坑底
高杉晋助的色情文学是精神食粮
威高,银高。谁提对家我打谁
酒绛子是我爹
我和别人过的不是同一座三条大桥
我的6-2根本没有明石国行
别再来ssr了,养不起,佛系阴阳师
活着就为了中村悠一
没有中村悠一的声音听我要死了

兽耳是所有男性的浪漫。

♣主白黑,酒茨,还有只有两行的博晴,百年不遇的原著背景
♦关键词:兽耳,角色是游戏的,ooc是我的
♥被自己的更文速度吓到,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一个ssr都没有,脸黑到flag都收不回来。
♠要不是哥哥和茨木小天使早就卸了这破游戏了。
↓正文
最近妖怪之间经常发生一种怪事,单恋过度便会长出动物的耳朵,和喜欢的人两情相悦接吻或消失爱意才会消失。
什么狗屁设定这摆明了是抄袭花吐症吧,辣鸡作者吃枣药丸。
鬼使黑刚睡醒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鬼使黑其实特别敏感,指生理上。感觉头上貌似多了什么平常没有的东西,到镜子前瞥了一眼才发现,因为睡觉而变得杂乱的发丝之间多出了一对耳朵,明显不是发丝形成的错觉,而是货真价实的,摸上去痒痒的,还会动的猫耳!
以最快速度整理好仪表着装,鬼使黑看了一眼无法遮住耳朵的帽子,扯了一张被单遮住耳朵朝人界跑了。
鬼使白走进屋内寻找他消失的哥哥时看到的就是空无一人的房间。
鬼使黑消失了?
“晴明!”鬼使黑跑进晴明的庭院,还未开口便听到有人已经喊出了被自己视为救星的阴阳师的名字,鬼使黑回过头,正好和刚走进来的茨木童子撞上目光。
最先引起鬼使黑注意的不是茨木童子本人,而是隐藏在他毛茸茸的白发中几乎看不见的那对耳朵。
夭寿了为什么他的就那么不明显我的却一目了然!!
“从没想过会有一天你们俩会一起出现在我庭院里,终于对鬼使白和酒吞腻了?”晴明一如既往的把玩着那扇画有召唤阵的扇子,狐狸一样眯起细长的眼睛盯着坐在他对面的一妖一鬼。
“晴明大人请不要开这种恶劣的玩笑。/揍你哦安倍晴明。”一妖一鬼异口同声的开口。
“嘛,荷尔蒙过剩导致妖气不稳定,为防止泄露妖气自行长出的动物器官。虽然不会有什么大碍,但是如果不处理的话也是会有特殊反应的,虽说现在只是耳朵,不过既然耳朵都已经出来了,尾巴也不会太远了呢。”八百比丘尼帮两位检查了一下多出来的耳朵,离开之前还恶作剧一般的微微加力捏了一把两位的耳朵。
手感不错,有点羡慕酒吞和鬼使白了。
“所以,你们现在的状态那两位知道么?”晴明看着因为敏感而捂住耳朵浑身颤抖的一妖一鬼,继续问道。
“不知道,我是被发现之前跑出来的。”鬼使黑抖掉浑身的鸡皮疙瘩,看着八百比丘尼还想再来一次的眼神,重新披上了被单。
“昨天通宵和吾友喝酒,今天早上发现后就跑了,吾友知道不知道吾也不清楚。”
“那你们有什么打算?”一直默默吃点心拉低自己存在感的源博雅头也不抬的问道。
“既然是荷尔蒙过剩所导致的,那就等到荷尔蒙和这耳朵消失了再回去。一点没有鬼使该有的影响。”“这个样子根本没脸站在吾友身边。”
阴阳两界知名的阴阳师用扇子遮住脸,唯一露出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怜悯。
“所以为什么你们俩就没事啊!你们俩明显已经不是荷尔蒙过剩而是直接爆炸了吧!”茨木跳起来指着明显看好戏的两位阴阳师,激动的耳朵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先不说我们是人类体内平时不需要储存妖气,而且我们已经能帮对方控制荷尔蒙了。”源博雅将手伸进晴明的盘子里,“不过有点想看晴明长出耳朵呢,咬一口会是什么反应也有点想知道。”
“大概就是这个反应吧。”鬼使黑和茨木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被晴明赏了一巴掌的源博雅,感觉被嘲讽的不爽心情瞬间随着巴掌声随风而去了。
随后,一妖一鬼便在晴明家暂时住下了,虽然每天都有控制但耳朵却完全没有想要消失的迹象。
“不然你们直接跑过去找他们说我喜欢你然后接吻也可以啊。”源博雅看着整天不停照镜子的一妖一鬼,啃了一口晴明刚摘回来的苹果。
“怎么可能!”鬼使黑和茨木同时将源博雅踹下长廊。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吾友喜欢的是红叶那个女人,怎么可能和吾两情相悦。”
“白没有生前的记忆,这样做了他绝对会讨厌我!”
源博雅被踹下长廊后也没有动,躺在草地上继续啃苹果,听到熟悉的脚步声走近,源博雅小声嘟囔,“就不能对自己有点信心,我看那两个人喜欢他们喜欢的不得了呢。”
虽然听阎魔大人说鬼使黑请了长假,但鬼使黑却没解释自己消失的原因,鬼使白想问清楚,却被阎魔以“估计是去人间玩了”敷衍了事,看着一心调戏判官的阎魔,鬼使白也放弃了刨根问底,请了假准备去求助人界有名的阴阳师。
酒吞童子放下一滴未动的神酒,无聊的倚着鬼葫芦看枫叶随风飘落,总感觉身边缺了点什么。太安静了,安静的只听得到风吹落叶的声音,畏惧他鬼王力量的小妖不敢接近,平常喝酒时,身边总是伴着茨木童子的吵杂声,也只有那种声音。想起茨木童子曾经说过的只对强者有兴趣的言论,酒吞童子拎起鬼葫芦便离开了大江山。要是让他知道他成了晴明的式神就废了他。
尽管晴明是知名的阴阳师,也不代表晴明有钱到在家开旅馆,同时入住两位还是有些困难的,虽然源博雅想让出自己的房间但晴明看他一脸猥琐便驳回了,虽说神乐可以和八百比丘尼住一间但鬼使黑和茨木又不方便住女生的房间,只能让两人挤在一间屋内,不知道是同病相怜还是什么其他原因,茨木和鬼使黑的关系意外的不错,刚开始源博雅还以为他们俩绝对会打起来。
“怎么可能,只要是性格相似,不管是人是鬼还是妖都很容易做朋友的。”晴明端着八百比丘尼切成块的苹果在源博雅身旁坐下。
“性格相似?”源博雅在脑子里开始列举那一妖一鬼的相似处。
“吾友是所有妖怪中最强的!”“我弟弟世界第一可爱!”
嗯,的确很像。
“晴明!”庭院里突然传来一股熟悉的妖气,刚刚还和鬼使黑聊天的茨木立刻蒙上了鬼使黑的被单试图不让自己的妖气被酒吞发现。
和明显慌了神的茨木不同,仿佛已经知道这一切会发生似的晴明依旧保持着不变的笑容前去迎接暴怒的鬼王。
“好久不见酒吞童子,有事么?”晴明上来就直奔主题,他不想拖太长时间,一来回暴露茨木童子,虽然他暴露不暴露都和他无关但如果酒吞以为茨木成为他的式神的话这误会就大了。
“茨木童子在那?”酒吞也不是什么墨迹的妖怪,既然晴明直奔主题了他也不打算拐弯抹角。
“为什么茨木消失会让你觉得和我有关呢?最了解他的不是一直和他在一起的你么?”晴明的恶作剧心情突然就出现了,“还是说他在你身边这么久你都没有想过去了解他?”
“烦死了。是那家伙自己贴上来的。”酒吞打断晴明的话,“你不会是把他收做式神了吧。”
“虽然他很强,成为式神的话可以说是我所有式神中最强的。”晴明看着酒吞越来越差的脸色,“不过我对那种只会给我添麻烦的式神没什么兴趣呢,茨木童子不在我这里,如果要说的只有这件事的话请回吧。”
酒吞忍住想把眼前的阴阳师塞进鬼葫芦里的心情,转身准备离开,藏在屋里的茨木看着酒吞有些落寞的背影,莫名其妙的偷偷跟了上去。
茨木跟在酒吞后面刚离开不久,鬼使白就出现在了晴明的庭院内,这次慌神的就是鬼使黑了,被单被茨木顺走,要离开这个房间到远处的房间一定会被鬼使白撞见,鬼使黑只能尽量不让自己的妖气外露,祈祷鬼使白尽快离开。
“晴明大人,鬼使黑前几天请了假以后就消失了,虽然请过假但是太久没有见到他我有些担心,阎魔大人也不知道他的去处,晴明大人有消息么?”
“我这里也没有鬼使黑的消息,他大概是在人间玩吧,如果有他的消息了,我会通告你的。”晴明打开扇子挡住脸,只留一双眼睛在外,通过这几天对晴明有了不少了解的,正在屋里偷看的鬼使黑心底暗叫不好,晴明每次做出那种表情,他就要整人了,“不过有些地方说不定他会很喜欢去哦。比如高一点的地方,黑暗的地方,冷的话还回去暖和的地方。”
鬼使黑感觉晴明在说就要把自己的藏身处说出来了,最近他的确是有些喜欢高处,经常跑道房顶上去玩,黑暗的地方也比以前更喜欢了。
“说不定,还会趁别人关门时偷偷溜进别人的家里。”晴明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鬼使黑藏身的房间,鬼使黑立刻远离了窗户,他就知道晴明要卖他!
鬼使白也注意到了晴明的目光,看了一眼鬼使黑藏身的房间,他觉得那里似乎有熟悉的味道。
“那件房间里有什么么?”
“没什么,只是前些天跑进来一只小猫,气势汹汹的谁都不能接近呢,鬼使先生能否帮我把它捉出来呢?”晴明眯起眼睛,朝房间走去。
鬼使白没有拒绝,轻轻推开了门,似乎是个卧室,十分整洁,根本不像是藏了几天猫的样子。
“不要把房间弄的太乱哦。”
关上门防止猫逃出去,鬼使白开始在房间里找猫,先一步藏起来的鬼使黑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
整个房间找遍了也没有找到猫,鬼使白准备找唯一剩下的衣柜。
鬼使白过了很久回想起那次景象还是会控制不住流鼻血。
刚打开衣柜,鬼使白就撞上了躲在衣柜里的鬼使黑,虽然穿的还是平常的衣服但鬼使黑没有用麻绳固定住战斗时过于麻烦的袖子,衣服紧紧贴在鬼使黑身上将鬼使黑好看的身体曲线展示出来,没有发绳捆绑的发散开铺在颈后,有的甚至垂到了胸前,头上竖起了一双小巧的猫耳,正随着主人不安的心情微微颤抖着。
兄弟俩对视了好一会,鬼使黑才出声打破了沉寂。
“白?唔啊白你流鼻血了!没事吧?”
在外面偷听的晴明默默的用扇子挡住了脸,打发刚回来,一脸不解的源博雅去取水。
鬼使白整理好后,看着披着被单蹲在一旁的鬼使黑,慢慢走了过去。
“为什么躲到这?”鬼使白在鬼使黑面前蹲下。“怕你讨厌我。”鬼使黑像是犯错的小孩子一样小声的说,看的鬼使白很是无力。
怎么可能会讨厌啊,倒不如说喜欢的不得了啊!
“不会讨厌你的,这样说的话,能回去么?还有,耳朵挺可爱的,留着吧。”
鬼使黑点了点头。
鬼使白觉得自己鼻血又要流下来了。
差点被作者忘了的伪基佬真直男和伪直男真基佬。
酒吞闷着一肚子的气回了大江山,但是一路上就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生什么气。因为晴明的那些说辞?还是因为茨木的不告而别?
把自己生气的原因归进茨木消失后,酒吞决定茨木回来后一定要把他揍个半死。
感觉到身后有熟悉的妖气,酒吞停下脚步回头,正好看到披着被单的茨木站在自己身后,甚至没来得及藏起来。
“呦,吾友...”茨木有些僵硬的笑着,朝酒吞挥了挥手。
一分钟前才做出的决定在看到茨木那一瞬间顿时烟消云散,比起揍他一顿的决心,想把他抱在怀里确定不是幻觉的心情更占上风,等酒吞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把茨木整个搂进了怀里。
披着白色的床单给酒吞一种茨木正穿着白无垢的错觉,管他是不是错觉,反正他觉得美就够了。
“你去哪了?”
虽然知道酒吞一定会这样问,但茨木不管想多久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直到现在面对这个问题,茨木干脆摘下了被单。白色的耳朵藏在发丝里,但也并不是合二为一,还是可以明显的区分的。
“所以,你就为了这对耳朵想了各种有的没的然后跑了?”酒吞一边揉着手感极佳的耳朵一边一脸大爷样的听茨木解释。
“手感还不错,你就这么留着吧。”
被男神夸了的茨木一改刚才失落的模样,整个扑了过去。
“听吾友的!”
妈的可爱。
Fin

我踏马在也不二半夜产粮了,没人。
有画手大大画散发小黑么,抱你大腿哦。

评论(30)

热度(1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