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爱高杉晋助一辈子
cn鸩玖
目前常驻巍澜衍生圈里
十月了,我还在为巍澜哭泣
白宇朱一龙救我狗命
不是我搞rps,是rps搞我
谁日杨修贤谁就是我姐妹
by48乱炖我也吃,基本上不挑食
大学颓废期,医狗
佛系道系一键切换
佛系写文,道系填坑
没有文风,如果垃圾也算的话
活的一点也不正能量
是个暴躁老哥
D5遇见的制杖可绕香飘飘奶茶杯十圈
春困,夏倦,秋乏,冬眠
今天也不想去上选修课
丧,懒,矮,丑,穷
死在银魂坑底
高杉晋助的色情文学是精神食粮
威高,银高。谁提对家我打谁
活着就为了中村悠一
没有中村悠一的声音听我要死了

「佐相/重开」花吐症.2

吃过早饭后相马离开去学校,临也依旧坐在沙发上「写遗书」,到稍微了解他一点的都能知道他又在打什么奇怪的主意了。
过了一会,临也感觉喉咙一阵发痒,扔下手机捂住嘴,却依旧止不住飘落的花瓣,本应该洁白的花瓣微微发红,如果在不治疗,真的会死。
说是治疗,也是无药可医的。
微微的不适过去后,临也拿出手机给还在工作室加班的波江打了个电话。
相马没有和任何人提起临也,依旧每天的学校,瓦古娜丽亚,便利店,公寓的生活,两个人一起待了一周也没什么不适,如果说不同的话,也只有饭多做一份,和多出来的水电费用了,还有,喉咙间微微的发痒。
也许是因为换季的原因感冒了?相马在餐厅休息室一边喝水一边看着窗外的乌云,他今天可没带伞。干脆去申请早退吧,反正离他的下班时间也只剩半个小时了,如果淋了雨真的感冒了就不得尝失了。
总而言之先去通知一下佐藤君吧。
这样想着相马将没喝几口的水倒进了饮水机旁边的水桶里,也许是因为山田又擅自用他的杯子做了什么的原因,今天喝下去的水一股雏菊味。
心想着他最近和雏菊还真有缘相马走进了厨房。
“佐...”还未喊出同事的名字,一股呕吐感便涌上喉咙,雏菊花瓣应声而落。
鬼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围在厨房,但相马患了花吐症却在第一时间传遍了瓦古娜丽亚。
“虽然听说过还真没想到是真的啊。”杏子一边吃着仙贝一边看着咳嗽的相马。
“这个,我听姐姐说起过,好像是单恋过度引发的病,没有患病的人如果碰到别人吐出的花瓣就能传染,只有两情相悦的吻才能治疗。”小鸟游带上手套收拾相马吐出来的花瓣。
相马想起来收拾房间时自己捧起的一点雏菊花瓣,应该就是那个时候传染到的吧...
“总而言之你回去休息吧。”佐藤叹了口气将相马推进更衣室。
“抱歉...”
回到公寓,临也看着相马的样子很快就明白了,递给相马一杯水,相马接过犹豫了一下泯了一口。
“初期不会有什么大碍,虽说是传染但是还是会因人而异的,如果没有暗恋的人的话还是不会病发的,尽快的治好否则可是会死的。”临也捡起来相马吐出来的花瓣仔细看了看。
相马想了想,自嘲的笑了笑便回了房间。
暗恋的人么...
第二天依旧是平常的上学打工,因为是初期没有什么大碍,如果硬说的话应该就是教室里和瓦古娜丽亚都充满了雏菊味和雏菊花瓣。
“那我先走了,佐藤君...”相马话音刚落离开就感觉喉咙一阵发痒,似乎又要吐花瓣,相马推开佐藤跑到垃圾桶前开始呕吐。
“没事吧。”佐藤走过去拍着相马的背帮他顺气。
“没事。”
“完全不是没事的样子啊,小心点。”佐藤想蹲下来扫净没有落进垃圾桶里而是落在地上的花瓣,相马从上面看着,帅气的脸颊,纯金色的瞳孔映着从窗外照射进来的夕阳。
“呜...”
毫无征兆的胃部的抽痛让相马四肢无力,支撑在墙上的手臂一软相马整个人倚靠在墙上,花瓣从口中吐出,原本应该落入垃圾桶的花瓣纷纷落在了想要去扶相马的佐藤的手上。
“虽然听说过还真没想到是真的啊。”杏子一边吃着仙贝一边看着咳嗽的相马。
“这个,我听姐姐说起过,好像是单恋过度引发的病,没有患病的人如果碰到别人吐出的花瓣就能传染,只有两情相悦的吻才能治疗。”小鸟游带上手套收拾相马吐出来的花瓣。
相马想起来收拾房间时自己捧起的一点雏菊花瓣,应该就是那个时候传染到的吧...
“总而言之你回去休息吧。”佐藤叹了口气将相马推进更衣室。
“抱歉...”
回到公寓,临也看着相马的样子很快就明白了,递给相马一杯水,相马接过犹豫了一下泯了一口。
“初期不会有什么大碍,虽说是传染但是还是会因人而异的,如果没有暗恋的人的话还是不会病发的,尽快的治好否则可是会死的。”临也捡起来相马吐出来的花瓣仔细看了看。
相马想了想,自嘲的笑了笑便回了房间。
暗恋的人么...
第二天依旧是平常的上学打工,因为是初期没有什么大碍,如果硬说的话应该就是教室里和瓦古娜丽亚都充满了雏菊味和雏菊花瓣。
“那我先走了,佐藤君...”相马话音刚落离开就感觉喉咙一阵发痒,似乎又要吐花瓣,相马推开佐藤跑到垃圾桶前开始呕吐。
“没事吧。”佐藤走过去拍着相马的背帮他顺气。
“没事。”
“完全不是没事的样子啊,小心点。”佐藤想蹲下来扫净没有落进垃圾桶里而是落在地上的花瓣,相马从上面看着,帅气的脸颊,纯金色的瞳孔映着从窗外照射进来的夕阳。
“呜...”
毫无征兆的胃部的抽痛让相马四肢无力,支撑在墙上的手臂一软相马整个人倚靠在墙上,花瓣从口中吐出,原本应该落入垃圾桶的花瓣纷纷落在了想要去扶相马的佐藤的手上。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