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爱高杉晋助一辈子
cn鸩玖
目前常驻巍澜衍生圈里
十月了,我还在为巍澜哭泣
白宇朱一龙救我狗命
不是我搞rps,是rps搞我
谁日杨修贤谁就是我姐妹
by48乱炖我也吃,基本上不挑食
大学颓废期,医狗
佛系道系一键切换
佛系写文,道系填坑
没有文风,如果垃圾也算的话
活的一点也不正能量
是个暴躁老哥
D5遇见的制杖可绕香飘飘奶茶杯十圈
春困,夏倦,秋乏,冬眠
今天也不想去上选修课
丧,懒,矮,丑,穷
死在银魂坑底
高杉晋助的色情文学是精神食粮
威高,银高。谁提对家我打谁
活着就为了中村悠一
没有中村悠一的声音听我要死了

结婚三十题

6.担心与焦虑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啊。”阿伏兔看着一头乱发,穿着宽大的衬衫坐在电脑前修改戒指设计图的神威,“从决定到求婚之间只有四个月,期间还要拍剧,拍广告,上综艺。你忙的过来么?”
“顺其自然,阿伏兔你帮我看一下这个镶几个宝石比较好?”神威扶了扶眼镜,这可怜的东西昨天被急着赶通告的神威扔到鞋柜上又被钥匙扫到地上,在地毯上孤零零的躺了一天后被累的半死的神威一脚踩上。
断了半条腿。
“说真的,你确定不换个眼镜?”
“不换,晋助给我买的。”神威踹了阿伏兔一脚,催他快点给他的戒指设计图提意见。
阿伏兔揉了揉被踹的地方,凑过去看了一眼。
“你不是gay么,怎么审美这么直男。”
坂田银时走出摄影棚,看着眼圈青紫的阿伏兔给神威买可乐,心说摊上神威这小祖宗上辈子指不定毁灭了世界。
高杉今天的行程比较少,上午和土方一起给一款香烟拍广告,下午参加一个综艺节目的录制就没事了,但是广告拍摄却出了点小问题。
摄像机被化妆师助理不小心泼上了果汁,维修需要一段时间,高杉和土方干脆坐在摄影棚的沙发里抽烟打发时间。
“你家那个最近怎么样?”土方低头刷着微博,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句。
“还好?不过最近感觉怪怪的?”高杉磕出一条新烟,开始摸打火机,摸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打火机在风衣外套里,交给万齐了。
“借个火。”
土方伸手将打火机递过去,没等高杉接,就按下了开关。
高杉看着小小的火苗,将烟凑了过去。
然而这一幕却被修好了摄像机,试拍的摄影拍了下来,最后选来选去,还是把这张制成了大海报。
三天后,被高杉踹出去修眼镜的神威路过商业街。看到了这张海报。
土方倚在沙发一侧,嘴里叼着烟看着高杉。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将打火机点燃,朝高杉伸过去。
高杉膝盖上放着一本杂志,一手还捏着书页角,微微探头点燃嘴里的香烟,由于角度的原因,高杉的睫毛显的特别长。
路过有不少女生都在讨论着这张荷尔蒙指数超标的海报。
“总督大人真的太帅了!!”“副长也超级棒!!”“这张总督的睫毛可以秒杀我啊!这个人怎么那么好看!”“总督公开出柜前我一直是女友粉啊!!不行我要在去啃点恶党甜文稳定自己亲妈粉的地位。”
……
在担心什么?
神威扶正墨镜,继续朝眼镜店走去。
晋助那么好看,当然是担心他的女友粉了。

来赶末班车了。
说要今天日tag,结果也没几更
放假了没有更文的动力了
本来想今天爆肝更新但是一篇爆字数然后就emmmmm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