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贤锁了钥匙沉马里亚纳了

爱高杉晋助一辈子
cn鸩玖
目前常驻巍澜衍生圈里
十月了,我还在为巍澜哭泣
白宇朱一龙救我狗命
不是我搞rps,是rps搞我
谁日杨修贤谁就是我姐妹
by48乱炖我也吃,基本上不挑食
大学颓废期,医狗
佛系道系一键切换
佛系写文,道系填坑
没有文风,如果垃圾也算的话
活的一点也不正能量
是个暴躁老哥
D5遇见的制杖可绕香飘飘奶茶杯十圈
春困,夏倦,秋乏,冬眠
今天也不想去上选修课
丧,懒,矮,丑,穷
死在银魂坑底
高杉晋助的色情文学是精神食粮
威高,银高。谁提对家我打谁
活着就为了中村悠一
没有中村悠一的声音听我要死了

给社会大佬递可乐,递奶,递啤酒,递马

因为有昨天晚上的前例,四个人在经历了安迷修开车带着格瑞闯进雷区然后两人一起螺旋上天,雷狮嘉德罗斯镇守一楼,杀到最后只剩三人,两个人在楼上互相噼里啪啦一阵巨响,最后雷狮一个手榴弹送队友和对手一起上天之后,关了灯钻进自己的被窝点开qq群开始互怼。
“我们两个今天晚上都是被你们俩坑死的!”嘉德罗斯打字都带了一股狠劲,还不忘附上pop子的竖中指表情包,格瑞发了一排省略号表示自己不发表意见却在心底发誓以后在也不上安迷修开的车。
雷狮把嘴里的口香糖吐到床边的垃圾桶里,默默的把嘉德罗斯的群名片改成了“人体描边大师”
格瑞和安迷修早早的关了手机睡觉,而对面那两张床并没有那么和谐,两人趴在床头面对面抱着枕头表示换一个游戏再来战!
入校第三天什么事都没有,这一天是让学生放松的,因为对他们来说,噩梦明天就要来了。
“我说明天就军训了你们改改熬夜的习惯成不成啊。”
安迷修拉着精神恍惚的雷狮在食堂坐下,格瑞把豆腐脑放到两人面前,腾出手把软塌塌的嘉德罗斯从身上撕下来,坐到一旁。
“格瑞,把盐给我。”嘉德罗斯倚在格瑞身上,戳了戳格瑞的腰。
凹凸大学的食堂餐桌上有不少调料,专门为了满足个别人的重口味要求。
“嘉德罗斯你竟然是咸党?”安迷修拿过盐瓶递给嘉德罗斯,顺手把糖罐拿了过来。
“哈?豆腐脑就是要咸的才好吃吧,甜的是什么邪教。”
“在下觉得咸的才是邪教,豆腐脑就应该是甜的。”
格瑞面无表情的低头开吃,无声的表示自己不参加这个低智商的争吵,两人立刻扭过头看向雷狮。
“恶党!”“渣渣!”
“啊?”神游到伟大航路的雷狮听到安迷修熟悉的称呼,抬头看了过去,一分心,手抖将一整勺辣椒全部撒进了碗里。
“啊。”
“恶党/渣渣你那是什么邪教。”

被嘉德罗斯c服气到更新(x
一个九岁孩子的c服对我充满了恶意。
以及豆腐脑就是要辣的才好吃,辣党万岁!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