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爱高杉晋助一辈子
不熟就鸩玖
可爱一点就玖玖
大学颓废期,医狗
今天也要爬五楼听临床老师不标准的普通话
佛系道系一键切换
佛系写文,道系填坑
没有文风,如果垃圾也算的话
活的一点也不正能量
春困,夏倦,秋乏,冬眠
今天也不想去上选修课
丧,懒,矮,丑,穷
死在银魂坑底
高杉晋助的色情文学是精神食粮
威高,银高。谁提对家我打谁
酒绛子是我爹
我和别人过的不是同一座三条大桥
我的6-2根本没有明石国行
别再来ssr了,养不起,佛系阴阳师
活着就为了中村悠一
没有中村悠一的声音听我要死了

给社会大佬递可乐,递奶,递啤酒,递马

格瑞一脚将纠缠成一团的嘉德罗斯和雷狮踹下床,又将安迷修扔回去,最后还不忘将桶扔到嘉德罗斯怀里。
嘉德罗斯和雷狮互相踹了几脚松开了纠缠在一起的腿,雷狮眼疾手快的从桶里扯了两个鸡翅坐了回去,嘉德罗斯低头一看,桶里不仅少了雷狮顺走的鸡翅,还少了一个腿。
安迷修床下的垃圾桶发出响声,嘉德罗斯抬头,安迷修正在舔着手指上残留的油炸外皮碎渣。
“格瑞你要不要?”嘉德罗斯抱着桶重新爬上格瑞的床,将桶递给格瑞。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递过来的桶,拿走了甜粟米棒。
安迷修和雷狮也不满足于自己顺走的一丁点,没过多久又凑了过去,嘉德罗斯也只是说了声渣渣,默许了他们的行为,四个人在格瑞的床上分完了全家桶。
然后就因为熄灯时间未熄灯被宿管大妈训了一顿还罚了站。
都是嘉德罗斯的错。
滚吧渣渣把老子的桶吐出来。
雷狮撇了一眼嘉德罗斯,伸手就想扣喉咙,吓得嘉德罗斯和安迷修拉着快要睡着的格瑞跑到了门那边。
呸,弱鸡。
原本宿管大妈只想让他们站半个小时就回去的,便叮嘱格瑞半个小时后就回去,然而另外三个人实在太闹腾了,格瑞在旁边站着默默数秒,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四个人愣是十二点多才进去睡觉。
“厉害啊格瑞,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站着睡着的。”这是第二天,睡眠不足还硬被拉起来去开班会的雷狮的评论。
班会毫无疑问的迟到了,因为安迷修临走前对着镜子照了整整五分钟。
“再照也没我帅,179。”雷狮从厕所走出来就看见安迷修一脸恶心帅的样子,踹了安迷修一脚后拖着领子就走。嘴里的话安迷修没觉得有什么但一旁的嘉德罗斯总想动手打人。
辅导员系主任丹尼尔看着面前四个迟到还丝毫没有反悔之心的学生,在心里默默坚定了想要辞职的心。
“看在你们初犯的份上我就当做没看见,以后别在迟到了。找个位置坐下吧。”
“是——”
“别无精打采的!”
教室里连在一起的位置已经不多了,安迷修和格瑞在前排找了两个位置,雷狮和嘉德罗斯径直走向最后一排。
刚入学前两天,需要进行开学典礼报名社团参观校园各种各样的活动,这节班会只是熟悉一下同学,评选一下班委。
“你们俩别光顾着打游戏,好歹也听一下班会啊。”安迷修走下来发放着社团申请表,路过雷狮和嘉德罗斯的时候,还敲了敲两人的桌子。
“知道了。班长大人。”雷狮一个漂移绕过弯道,还将嘉德罗斯的劳斯莱斯甩开老远。
安迷修心说招来老师他才不管,放下报名表便去了下一排。
“表已经发下去了。不管是自己组建还是加入社团都要在军训结束前交上来哦。”
“好——”
大一初来乍到,丹尼尔不知不觉讲了很多事情,走出教室时已经是午饭时间了,在回去补觉和去食堂人挤人中间,犹豫了一会,四个人统一的扭头向着食堂的反方向走去。
下午还有下午的安排,抓紧时间补觉才是正事。
结果就是下午开开学典礼时饿的要死,上台做新生代表发言时,格瑞觉得自己肚子比嗓子叫的更有力。
吃完饭后,安迷修和雷狮去领回迷彩服,四个人回到宿舍凑到一起开始打游戏。
“车!!车!!”“安迷修你是女人么捡那么多东西干嘛!!”“有没有吉普!有没有吉普!!”“急救包!雷狮!急救包!”“没有!老子只有绷带!安迷修你是吃急救包的么!”“我找到一辆摩托。”“格瑞!来接我!我有八倍镜!”“格瑞,20子弹换急救包!”“不换,我不缺子弹。”
隔壁雷德刚洗完脸出来就听墙那边传来三个人的咆哮声,对床的帕洛斯伸手递过来一对耳塞,雷德感恩的收下了。

评论(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