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爱高杉晋助一辈子
不熟就鸩玖
可爱一点就玖玖
大学颓废期,医狗
今天也要爬五楼听临床老师不标准的普通话
佛系道系一键切换
佛系写文,道系填坑
没有文风,如果垃圾也算的话
活的一点也不正能量
春困,夏倦,秋乏,冬眠
今天也不想去上选修课
丧,懒,矮,丑,穷
死在银魂坑底
高杉晋助的色情文学是精神食粮
威高,银高。谁提对家我打谁
酒绛子是我爹
我和别人过的不是同一座三条大桥
我的6-2根本没有明石国行
别再来ssr了,养不起,佛系阴阳师
活着就为了中村悠一
没有中村悠一的声音听我要死了

结婚三十题

x好像没被删的样子
x以后就周末晚上团例会的时候更
x对着无聊的例会绝望
x貌似有点不对题但管他呢

2.日常观察
决定和高杉结束爱情长跑,将友谊的小帆船升级成爱情的邮轮后,神威第一件事就是拉了一群狐朋狗友商量选一个合适的时间。
情人节?
太老套了。
圣诞节?
晋助不是基督教徒
生日?
感觉像是在逃避生日礼物一样,我又不是你。
“你好烦啊!”被嘲讽的银时恼羞成怒的炸毛了。
“冷静银时,反正你本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在五月五日结的婚。”桂在一旁吃着荞麦面戳穿了银时。
“那你们是什么时候求的婚啊!”
“当然是和陆奥一起建立快援队的纪念日了啊!”“几松殿在店里加入荞麦面的纪念日。”“china妹第一次和我告白的纪念日。”
“结果就你最普通啊。”
“闭嘴!”
“找个纪念日怎么样。”总悟看着神乐胡吃海喝,默默的将辣椒油挤进了神乐的碗里。
“但是我已经忘了有什么纪念日了。”“你们两个就进入七年之痒然后分手吧混蛋。银桑我可是清楚的记得和多串相遇的那天。”
“初遇那天我也记得。”神威咬着吸管看着天花板出神。
“那就初遇那天好了。”神威掏出手机,将日历划到下一年,点开了2.15日。
窗外的银杏树上落下了一片银杏叶。
回到家后神威看到高杉躺在沙发上,客厅没有开灯,只有沙发上的小台灯亮着微弱的光,高杉戴着眼镜,手里拿着杂志睡着了。
神威走过去,小心的摘下高杉的眼镜,取出高杉放在腿上的杂志,合上之前,书页上印刷的图像引起了神威的注意。
那是一个青葱少年,眉宇间还保留着纯真的稚气,浅蓝色的瞳孔仿佛融入了碧海蓝天,樱色的长发在背后编成麻花辫垂在胸前,少年穿着白色衬衫,下摆塞了一半在牛仔裤裤腰里,另一半露在外面。外套被少年拎在手里,甩到肩膀上,露出的手腕上戴着银饰店新上市的手表。
神威合上书,抱起高杉走回房间,虽说才十月份,但温度也明显降了下来,神威开始想着给高杉买一点厚衣服了。

评论

热度(17)